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如果你不放下手中的盾,就不能擁抱別人


最近看了天蠍這部影集,其中的男主角歐布萊恩一直沒有辦法跟社會溝通。用著自己的角度跟觀點去看這個世界,簡略了很多話語,卻因此而刺傷別人而不自知。

在劇情中,他們是一個IQ極高的團隊,但EQ極低。

4/1聽完楊智鈞醫師的分享,我也思考了很多。為什麼我放不下某些事情,跟自己或別人和解

現實的生活中,最近接到了一個朋友傳來的抱怨,抱怨連假加班後主管如何如何。
當下我不知道該怎回答他,一來是因為情緒上,抱怨的當下你只傾聽,給予一些正面的看法;另一方面是,我可能也會是那樣的主管。


先把團隊轉起來,會有向心力跟離心力


團隊合作,四個字看起來很簡單,卻無比困難。
當魯夫說服一個一個夥伴去偉大的航道,要伸出的手,有多少。才能組合成一個團隊。
合作,又是另一件事情,有人就有心,有心就會鬥。合作必須要維持在一定的目標下,才能夠完成。簡單的說,異中求同,才能發揮最大的共識。

團隊需要建構在的是一個大家具有共同目標或者危機意識的狀態之下,我並不否認我自己是一個很機車的人,也不否認自己可能希望自己成為核心。

但團隊只能有一個核心、一個星系中,就是一個恆星,大家繞著公轉。
雖然小王子的星球獨自的自轉,但他仍舊是孤獨的。


每個人下班後,也會有自轉或者抱怨公司的時候。

當團隊的主管發現,要拉的力量變大了,這時候要注意的是,離心力是不是變高了。團隊之間是不是要重新停下來,或者調整力道。
相對的,如果拉力變輕了,不見的是好事,因為有可能團隊當中,過度的向心,導致外部意見進不來。

所以,一個主管該做的,是先確定你自己在公司裏面,繩子要有多長、該施多少力氣


繩子的半徑,就是你該負責的領域。
繩子以外的區域,就是你必須繞著宇宙運行的地方。

回到一開始,當你確定了範圍之後,你必須把手上的刀、槍、盾全部放下,擁抱自己的團隊。跟自己的過去、偏見說再見。
然後握緊繩子,確保力道正確。

謹以此文,給一位朋友。謝謝昨天你跟我說了這麼多

--

呼叫米球FB粉絲團需要您的加入
麻煩您幫我按個讚吧!!
https://www.facebook.com/callmitcehll/

本文章歡迎使用 並請註明出處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面對滴滴進入台灣計程車市場,司機與乘客和業者應有的省思



滴滴出行在幾天前公開了計程車與順風車的案型,昨天我自己下載了APP,嘗試著叫了一台滴滴計程車。

車子媒合的很快,一下子,就有車子要來接我了。

我很訝異,剛落地不久的服務,居然能這麼快的讓附近的司機來接我!!
而且離我很近,這點讓我訝異不已。

但,噩夢從此開始


我看到地圖上的車子,快要抵達我的附近,APP提醒我要走到路邊,不然司機會取消接送。
我知道他會在我的對向,為了避免他多迴轉,我用訊息發了一通給他,告訴他我會在他同向。

我看著地圖上的車子,顯示就在我左邊的紅燈處,我想,要上車了!
結果此時,這輛小黃就這樣從我的眼前飛奔而過,這時我真的傻眼了,他怎沒看到呢?

我看著他到了另一個地點,我發訊息給他,他已讀。但卻又看到他的車子飛過我的眼前!
現在是甚麼狀況?我超納悶的!!

我看著他越開越遠,越開越遠,居然開到了南港高鐵站,此時我忍不住了。
在下雨跟寒流來襲的天氣中,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狀況?

我沒取消這趟車,但我按下了客服按鈕。

系統告訴我:線上客人很多,所以要我等候。怪了!台灣應該沒多少人使用才對啊!
為什麼客服滿線呢?我不禁懷疑,客服在台灣嗎?

我等了很久,還是沒跟客服聯絡上,此時,司機開始回答我,問我在哪裡。
我告訴他我在叫車地點,他仍然找不到,最後我接到了司機的電話,問我在哪裡。
才搭上了車。

司機大哥不斷的抱歉,說他不小心開到錯誤的地點,剛好接到了另一位客人,就這樣上了車!
當他發現接錯人,他趕緊回到原來我叫車的地點附近。但還是找不到我。

他告訴我,我是他第一個用滴滴接到的客人,我笑著說,你也是我第一個用滴滴叫到的司機。

司機充滿了歉意,說他不會用。

把我載到目的地後,他還是跟我說了抱歉。


沒有準備好 不要輕易開始

這讓我很感慨,台灣目前有許多的APP在叫車,滴滴出行是跨國的企業,先不論他的合法性。

司機想要多賺一些,安裝APP我覺得合理正常,要養家活口多一個案源總是好的。

但,滴滴有把教育訓練做好嗎?

司機連基本的手機操作都不會,GPS導航不會使用、APP運用不熟練,職業駕駛除了安全駕駛之外,道路熟悉度也很重要,當有了門牌號碼,卻猛開而過,沒仔細看。

是不是為了那500元加入?(滴滴目前為了吸引司機,打出加入有500元獎勵)

當乘客上車,沒有確認是否是叫車的乘客,而導致接錯客人。

這些很基本的素養,沒有背有系統的教育訓練,倉促上路的機制、有車就好,我想這絕對不會是台灣民眾想要的服務。

車隊迎戰 仍有優勢


相對的,計程車司機很詬病的派遣業者,雖然每通要派遣費、又要求不能安裝其他的APP取的案源,否則退隊。但,在他們經營多年之後,司機的品質是穩定許多的。

但,我相信當司機越來越熟悉手機操作後,這些車隊將會面臨非常大的挑戰!!


計程車司機也有自己的品牌


反觀免費的呼叫小黃APP,我發現因為有雙向的評價機制,司機自行維護自己的服務內容跟刊登資訊。

也會公布出每位司機獲得的評價。
司機反而會重視每一趟次的服務、善用APP與其他的應用程式,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他們的品牌。


面對創新,我們該用甚麼態度接受?


當要使用新的事物,尤其是拿來作為賺錢工具,你必須徹底了解他、如何運用、如何提供服務。
而不是只是當作一個案源來源,而用老方法去服務新的客人!

這些會用新的服務的客人,通常都喜歡嘗鮮、了解新事物。

如果一開始沒服務好這些使用者,通常他分享的,就像我一樣。

給上一個大大的負評


--
呼叫米球FB粉絲團需要您的加入
麻煩您幫我按個讚吧!!
https://www.facebook.com/callmitcehll/

本文章歡迎使用 並請註明出處

2018年1月21日 星期日

別讓客戶翻白眼到腦後,說對話比說幹話重要

幾天前,有個人跟我說怎樣做簡報才好讓客人買單

我說「站在客戶立場,我不喜歡聽到公版制式的說明,我時間有限,別講幹話」

一個好的業務,開場閒聊之後,要懂得立刻切入重點,廢話不多,開場之後直接切重點。
把客戶要得、你要的、目前無法解決的都講給客戶聽。

並且,一定要知道客戶背景、需求,而不是拿一
份All in One的介紹或者文件給客戶。

至少,你要幫他標示出來,哪邊適合客戶用。
讓客戶有種,你有做過功課喔!那種驚訝感。
讓客戶說出「你給我的文件我一看就知道是我要的。」這樣更好!

業務不是菜市場裡面叫賣的(甚至人家都比你會),只在價格上打轉。
而是要看到客戶潛力,這樣才能創造公司長遠的發展。

如果只在乎價格,那這個業務只學到皮毛,很快就出局了!

跟球賽一樣


有的時候,你碰到的是打擊者,你要快速解決。看教練手勢,因為球團裡一定有人在算著打擊者偏好、目前戰況。這就是資訊戰

有時候,像這次南北韓冬奧的狀況,你要把以往對手當作隊友,這時候你就要把球先設法投進捕手手套。

商戰,你就是要投一顆好球進捕手手套。
商戰,你就是要投一顆好球讓打者認為是甜的。

商場沒有絕對的敵人,你對手,跟你也只不過是打場友誼賽罷了!

--
呼叫米球FB粉絲團需要您的加入
麻煩您幫我按個讚吧!!
https://www.facebook.com/callmitcehll/

本文章歡迎使用 並請註明出處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堡壘終於鬆動,絆腳石何時才能成為墊腳石

久之前,金管會被砲轟為台灣金融發展的絆腳石(原文)。只有監督跟管理,卻沒有創新的服務思維。

就在昨天(18日),立法院朝野協商下,將金管會版(政院版)、民進黨立委余宛如版、國民黨立委曾銘宗版、國民黨立委許毓仁版與時代力量五版本,協商通過完成一讀。

打破了長期的保護與正向表列 創造實驗的機會


長久以來,台灣的金融環境由於過度的保護,從鴻源案的違法吸金,到十信案的逾放擠兌,相關的法規都在於保障民眾的財產安全,也因此立法者均以正面表列要求銀行或金融機構須經主管機關同意才能承辦那些業務。

台灣是一個金融體系建構的非常強壯的機構,我們有14A的央行總裁,全球唯一。穩定了台灣的經濟。
在階段性上,從發行新台幣的貨幣轉換,到支票的使用,再到信用卡的發行,每一個世代,台灣都像是手機一樣,紮紮實實的經歷過。

想想,從第一張聯合信用卡在台灣發行,已經是35年前,民國73年的事情了。
這35年來,台灣的金融環境除了雙卡風暴的現金卡與信用卡之外,好像看來也沒多大的進展。

但相對的,由於大陸地區的信用評級與銀行體系相對薄弱,所以在金融商品上,並未跟台灣一樣,與世界接軌。而是封閉式的體系,進而造就了如支付寶、微信支付這類的支付模式,再基於這樣的支付底層,建構出各式不同的應用,如芝麻信用、公交碼、掃碼搭地鐵等。

也因為沉澱資金過多,又衍生出了其他衍生的金融服務,如P2P借貸的陸金所,眾安保險的線上投保、依據消費習慣與大數據分析成的芝麻信用,其中,芝麻信用已經是中國人民銀行在2015年批准的八家個人信用徵信業務公司之一。

這些趨勢背後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的爸爸都姓馬,叫做馬雲或者馬化騰、馬明哲。
另一個共通點就是,它們都是基於網際網路的興起的應用。


大陸是先做了再管 台灣是先管了再做


所以有很多的人,例如在台灣網路知名的鄭伊廷 xdite,就曾經說過大陸與台灣的差距。
目前鄭伊廷在大陸所成立的比特幣交換平台OTCBTC ,就在今天發文-第一次養獨角獸就上手。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xdite/posts/10156049631768552 

這在台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台灣呢?連虛擬貨幣的交換可能都沒辦法做到,更遑論ICO、獨角獸了。


大陸先野火燎原的讓這些平台發展科技,然後進一步發現問題後,逐步地將法規制定、出台、嚴打。
而台灣則是,先問是否有違法之虞,有就不能做。

慢慢地推動一塊磚頭

我認為惡法亦法,在時空背景不同下,應該做適度調適。
所以,沒有甚麼絆腳石,少的只是在對的時間該把石頭拿開的那個人。

然而,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協商通過一讀,代表著政府在銀行端這個牢不可破的堡壘上,弄鬆了一個磚頭。讓一些在台灣極具創意的新創公司,有機會能夠在不被扣上違法之虞的前提之下,進行金融創新的實驗,而公務人員,也不會因此而擔心是否會被監察院給糾正。

這讓我想起柏林圍牆的故事,當雷根總統喊著 戈巴契夫先生,讓高牆倒下吧!



我期待著,這個法案盡速三讀通過後
能讓顧主委跟金管會將那堡壘的磚頭
變成促進台灣金融發展的那塊 墊腳石

--
呼叫米球FB粉絲團需要您的加入
麻煩您幫我按個讚吧!!
https://www.facebook.com/callmitcehll/

本文章歡迎使用 並請註明出處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好杯具到好悲劇-從一個嘖嘖杯的事件看同事情誼與商業關係


近日沸沸揚揚的可摺疊式白金矽杯,因為諸多的原因,讓原來的前員工與生產者鬧得非常不愉快。

大家全部都集中在專利、時間、募資時,我想從另外一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


我身為一個曾經擔過工廠,看過模具製造、射出、加工、雷射的人,我想這次原始工廠至少開了十多付模具,再加上前員工擔任行銷角色時承諾的每一個都有客製化雷射刻字,光是把對的顏色跟隊的名字雕刻完,然後包裝寄出,這就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

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來討論這一段製程所需的人工成本。
卻只認為"我的訂單量變大了,所以應該要減價",因為談不攏,所以就去找別的廠商訪價?

我很好奇的是,難道跟曾經一起打拼、上班的夥伴,同事
現在因為募資的關係,變成了供應商後,開始對立嗎?
這難道就是出自內心的聲音?

我想,應該不是吧!


而這次為什麼會這樣沸沸揚揚呢?

因為沒有簽約、因為過度相信。

我認為這方面雙方都有錯,在商言商,不能因為認同就沒簽合約,不能因為沒簽合約就擅自去更換廠商。

俗話說,翅膀長硬了想飛。

孩子,在你飛翔的時候,是不是忘了曾經提拔你、認同你的前老闆。
孩子,在你訪價的時候,是不是忘了那些曾經與你一同共事的同事。

商人將本求利本無錯,但從人的角度來說呢?


那些產線的叔叔阿姨,他們的家庭呢?

你的行銷影片真的很好、募資也創新高了。
但,會不會因為你換了供應商,而讓這些你的老同事過不了這個年呢?
你已經傷害了社會對於募資的一種寄託,讓那些想要上平台的人,更無法獲得認同!

喚回你的初心,別做一個小時候那個討厭的大人吧!!



--
呼叫米球FB粉絲團需要您的加入
麻煩您幫我按個讚吧!!
https://www.facebook.com/callmitcehll/

本文章歡迎轉載分享 並請註明出處